张艺兴和吴亦凡会几种语言


发布时间:2021-05-02 12:30 作者:俞宇

语言类节目历来是观众关心的焦点,要唱好这场“重头戏”颇为不易。“每年的春晚都希望观众在看节目的时候,看到自己、看到自己的生活,能够有真实亲切的感受。”赵越导演曾连续5年担任2016年至2020年春节联欢晚会语言类节目导演。

虽然剧中台词不一定每句话都有它的潜台词,但是具有丰富的潜台词是戏剧语言和影视语言的一个重要特点,它能够给观众留下意会和回味的余地。深入发掘潜台词,并把它清楚地传达给观众,这就是演员创作中要完成的任务。“反之,也只有深入分析剧本、人物性格、人物关系及规定情境,准确地把握人物的心理动作、言语动作,才能念好具有丰富潜台词的台词。而那种仅仅念出台词表面意思的做法,往往导致表演的简单化、一般化。”(摘自《电影艺术词典》——电影表演第196页)

每到一地用当地语言演绎当地歌曲,已成为这场音乐会的特色。这场即将亮相武汉的音乐会上,三位世界级男高音歌唱家,除了会演唱经典的歌剧咏叹调、外国民歌、中国艺术歌曲外,还特别在中国民歌部分加入了湖北观众熟悉的《龙船调》,“而且一定会有表演”。

另一个方面,电影的叙述语言同样是西方式的。用西式语言或语境讲中国故事并不是不可以,《功夫熊猫》我们看着就毫无违和感,熊猫的举止、表情、性格特征都可以是西式的,但一定不要让中国人看着别扭,除非你不想给中国人看。对中国文化无知的编剧们只好把家喻户晓的中国故事往他们记忆中的西方中世纪骑士模式里套,结果肯定是不伦不类。就连武打戏都用的是拍摄西方武士决斗的方式去拍,中国内地哪怕是三流电视剧都拍得比他们好看。

而《新世界》中扎实的语言梗、剧情梗在电视剧的多条支线中散落,比如:徐天和小耳朵结下梁子,两个人的强烈的冲突和反转矛盾所制造的笑料,给沉浸在战争剧的观众清新愉悦的体验。

我在之前的文章中也曾讲过,一部作品,能够在电影史上取得划时代的意义,一定是在电影语言上开创了一些东西,比如《公民凯恩》的深焦摄影和场面调度方式,几乎定义了现代电影的视听语言基础;法国新浪潮时期的《四百击》《筋疲力尽》等作品则完全打开了电影的另一种叙事逻辑;诺兰的英国前辈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则把观众在电影中的参与感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首先,网络脱口秀节目吐槽别人或阐述自己,采用不同的语言形式,具有一定的娱乐价值。如宁静直言不讳地吐槽李湘:“你都是巨星了还谎报资料干啥?你那资料上写着你是水瓶座的,你是水瓶座么?你明明是水桶做的!”诸如此类的语言令观众不禁拍手喝彩,嘉宾们语言犀利,表达耿直,笑点密集,给观众带来了愉悦心情。

张艺兴 吴亦凡 语言

上一篇: 综影视妻子的浪漫旅行吴亦凡

下一篇: 吴亦凡小鲜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