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吴亦凡语言担当


发布时间:2021-04-30 17:58 作者:柏轩

《茶馆》是一部地域性和时代性都很强的电影。如何让观众瞬间代入到20世纪初老北京城里的生活?答案是:通过语言拉近与观众的距离。原著《茶馆》语言平实,十分接地气,影片也基本上保留了其特色。具体主要体现在以下2点:

赵越算是里面最年轻的一位导演,赵越主攻的方向也是语言类节目,其实语言类节目一直是春晚的重头戏,每年最让观众期待的无疑也是小品节目,但随着老一辈艺人渐渐退出舞台,小品节目也被网友留言称似乎失去了一些味道,在小品中观众也是希望感受到自己的真实生活,而赵越也是一直以此为目标,像潘长江与蔡明合作的《老伴》、贾玲与张小斐的《婆婆妈妈》,让岳云鹏与孙越大火的《我忍不了》等都是赵越优秀作品,并且赵越一直致力于语言节目的发展担任过两次相声大赛的导演。

其实,导演已经用视听语言的变化暗示了这不是一场自杀,而是一次新生。通过视听氛围对人物内心造成强烈冲击,也能让观众对这种压抑之后的转变产生共鸣,转折就显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了。

镜头语言:对不同人物形象的塑造,镜头调度不同,主配层次分明;以纪实性的拍摄手法,让观众犹如置身于现实之中,从而引发对影片与现实的思考

在伟大、感人的父爱面前,“一切语言都是苍白的”,很多观众从剧中人物身上看到了自己的生活,更有人坦言《大丈夫》“真的震撼了我的心灵”。

但更进一步来看,言语的匮乏又反过来指涉观众对于导演苏黎曼本身行、住、坐、卧的感受,缺乏言语表现的苏莱曼像是默剧演员一样,用他的肢体语言表现他的种种反应,这样的表现不只让他本身的肢体效果能够超越语言差异的疆界,同时因为肢体如何的反应,其实也透露(并回应着)社会对于我们的规训以及社会角色的期待。

吴亦凡 语言

上一篇: 吴亦凡想你mv最甜的动作

下一篇: 吴亦凡绯闻女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