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灿被父亲送给吴亦凡


发布时间:2021-05-03 11:52 作者:裔璇

金焰原名金德麟,他父亲因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被迫离开祖国朝鲜来到中国居住。父亲病故后,他在上海、天津等地度过清贫艰苦的学生时代,为了要在逆境中自强更名为金焰。从1927年开始拍片,三十多年的银幕生涯中拍摄了36部影片。他主演的《大路》《壮志凌云》等影片以朝气蓬勃、英俊朴实的气质赢得观众的广泛喜爱和赞扬,1934年在《电影周刊》组织的“中国电影明星”评选活动中获“电影皇帝”的殊荣。[15]

闪回是主要的讲故事的方式,无论从父亲的视点闪回,还是从女儿的视点闪回(虽然很少),采取的方式都是『独白式』的,均属于个人回忆,于没有对立人物,导致所有的故事都是在做『内心独白』,而这内心的独白会让『人物故事』在电影中没有『对象』(当然对象就只是观众)。虽然最终,父亲的决定是将自己敞开给女儿,留给观众一个想象,但在此前的父亲闪回难免会让观众感到无聊。(当然这不能完全怪闪回,之后的几点共同促成了这种情况)

结婚之后,父亲的家族成员非常庞大,母亲一人小心生活,稍有不慎,婆婆小姑子就开口辱骂。(可能大家觉得这种事情不是电视剧才有吗,我想说生活比电视剧更复杂),父亲平常也不务正业,不干农活,打架,好吃懒做,新婚第一天动手打了我母亲,之后就是道歉(其实这就是男性在试探女性)母亲的忍让没有换来好的结果,家暴变本加厉,母亲痛苦和自责,甚至觉得自己命苦长得丑,所以生活本就该这样了。再这样没有希望的生活中,母亲热切渴求有一个孩子来挽救她的生活,两年后,母亲有了我。

都说岁月不饶人,这句话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都能体现出来,这些年他所饰演的角色已经不再是小鲜肉,几乎承包了电视剧中的父亲角色,在我们知道的很多偶像剧和古装剧中都有他的身影。或许是因为年纪大了吧,他对父亲这一角色也有很好的诠释。每每想到这里的时候,总会有一个问题,如果他当时接受成龙的邀请,那现在是不是早已成为影视圈内的巨星?

再如影片末段,当乔放弃轻生的念头,前去拯救妮娜的途中,他将头靠在车窗上,此时头与玻璃的碰撞声也是从乔的主观听感出发,但是明显进行了夸张的处理,表现出乔在逐渐知晓真相时受到的冲击。同时,创作者将这一夸张的碰撞声延续到了随后妮娜与父亲、父亲与州长相处的场景中,接连冲击着乔(观众),一切昭然若揭。这种不易察觉的精心设计,令观众沉浸在人物的情绪和影片的氛围中。

这是有趣的尝试,但仅限于观影即时情感的微弱倾斜,归根结底,本片仍是以男性视角讲述的离婚经历,导演不自觉赋予了丈夫更多共情的时间。除了以被动的“离婚受害者”身份博取观众同情之外,影片后半段更是极力展现单身父亲在挣钱与照顾孩子之间难以平衡的窘迫,如家庭观察员与查理和儿子相处的一幕,用了大量笔墨展现父亲的不知所措,他甚至不小心划伤了自己;在万圣节被父母分别领着去街上要糖果时,以儿子收到糖果数量的直接对比,放大了父亲的匆忙和挫败。与此同时,对妮可作为单身母亲为照顾孩子花费的心血、如何实现经济独立则避而不谈。

父亲去世后,丹尼尔·戴-刘易斯的事业也陷入了迷途。虽然自己很喜欢演员这个职业,但丹尼尔·戴-刘易斯13~32岁这19年里,一直都只能在电视剧中接些零零散散的配角。生活所迫的他,还需要经常出演一些剧团的戏剧来补贴家用。

这是一部有史以来看到的最不贴切生活的电视剧,当父亲的不像个男人,臭小子不懂事的不可理喻,搞不懂梅雨歌之美会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生活。(中国经济网评价)[12]

牛灿 父亲 吴亦凡

上一篇: 云顶之弈吴亦凡阵容九凡

下一篇: 什么阵容好打吴亦凡